追蹤
犯罪現場影像的搜索
關於部落格
利用監視影像搜索歹徒及犯案作法及歹徒人肉搜索
  • 29283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6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戰略犯錯!左投對右打 台自陷危境

 第一屆世界12強棒球賽在台開打,可惜身為地主的台灣隊未能旗開得勝,首戰荷蘭以4比7落敗。被大會分在A組的台灣,預賽將打5場,只要能在分組取得前4名,即可進入8強賽。

從球賽最終的攻守數據來看,荷蘭共擊出14安,比台灣多5支,我們好像輸得不冤;但真正決定勝負其實是在球賽後段的8、9兩局,尤其是8局下半一次不當的跑壘,讓台灣喪失追平比數的大好機會,更是此役輸球的關鍵。

先攻的荷蘭在2局上半得3分,將比數拉大為4比1,此後台灣直到8局不再掉分,反在4、6兩局各得1分,追成3比4只落後1分。8局下半,首名打者陽岱鋼選到四壞上壘,隨後郭嚴文犧牲短打護送跑者到二壘。站在得點圈的陽岱鋼代表追平分,只要他能回到本壘,不但可扳平比數,後攻的台灣還有極大的機會逆轉戰局反敗為勝。

荷蘭趕緊換上第5任投手凡米爾(Loek van Mil),我們則是輪到第3棒林智勝,「台灣隊長」沒讓國人失望,大棒一揮將球順勢送到右外野牆邊,荷蘭右外野手先接到該球,但撞牆後球從手套中掉出,人也摔個四腳朝天。當時陽岱鋼應可順利回到本壘得分,他卻只停留在三壘。

原來他在右外野手接球那一刻趕緊奔回二壘,直到漏球後再起跑,已來不及衝向本壘。腳程飛快的陽岱鋼這次的跑壘明顯發生誤判,在球靠近牆邊、不確定是否接殺時,他應停留在二、三壘之間,確認接殺後絕對有充足的時間回到二壘來避免雙殺,因為該球夠深遠,外野手不易準確回傳該球,況且人已撞牆更增加傳球的難度。

陽岱鋼未能一鼓作氣闖本壘得分也就罷了,二、三壘有人且1出局而已,若是隨後的中心4、5兩棒林泓育及林益全能敲安甚至只要高飛犧牲,也能扳平比數。可惜,再而衰、三而竭,兩人先後無功而返,反讓守住戰局的荷蘭士氣大振,又在9局上半攻入3分,差距拉大為4分後,勝負幾已分曉。

此役雙方皆曾開轟,台灣陽岱鋼及林泓育分別在1、6兩局夯出陽春砲,荷蘭則是狄卡斯特(Yurendell de Caster)在2局敲出2分砲,兩隊靠全壘打得到的分數不相上下。台灣另外2分均由安打所得,荷蘭則有4支高飛犧牲打,只要三壘有人且出局數少於2人時,得分效率奇高,可見他們執行戰術的能力頗佳,擊球觀念也相當正確。

從2局上一路落後的台灣,賽前就犯了戰略上的錯誤。為何面對只有一名左打的荷蘭隊,要派上左投的陳冠宇當先發?現代棒球講究「輪班換陣」(platoon)的投打調度,左右相生相剋的道理已是常識,除了少數優秀的巨投能制服反向打者,否則正常的投手調度應是「以右制右」或「以左剋左」。

台灣教練團若試圖以投手「車輪戰」來對付荷蘭,也不該一開始就派左投陳冠宇上火線,荷蘭陣中不少美洲屬地球員,他們善於反向擊球,陳冠宇拿手的伸卡球與變速球剛好正中下懷。台灣後5任投手皆是右投,而第2至第4任的潘威倫、陳禹勳及羅嘉仁,3人共投6局分毫未失。

台灣之所以輸給荷蘭,恰好印證棒球場上的老生常談:選擇正確,有時也會事與願違;選擇錯誤,後果往往不堪設想。陳冠宇實力不差,只是用錯隊伍也用錯時機。陽岱鋼更是「無彩」,首打席全壘打加一次精采守備幫台灣省下2分,然而「迷糊」跑壘使前功盡棄,無緣成為此役的台灣英雄。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